当前位置: 首页>>yase中文门户最新地址 >>ccyy.onm

ccyy.onm

添加时间:    

1984年的莫干山会议讨论了国有企业“利润留成”和“股份制”两种改革方式。有论者提出了转变国有企业产权结构、实行“股份制”的建议,主张吸收非国有资本或者其他国有企业的资本来搞股份制。会议结束后的11月18日,新中国第一股诞生,即上海电声总厂发起成立的上海飞乐音响公司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。

转折点时间倒退至1984年。参与上述2018春季莫干山会议的曹文炼,34年前来到北京,参加了无数关于国企改革的讨论会。次年他开始专攻国企改革研究,发表了关于股份制改造的文章。曹文炼说:“当时这篇(关于股份制改造的文章)也挺轰动的。而且我的硕士论文,还入选了当年中国社科院选的全国优秀硕士博士论文集。”

随着事件继续发酵,有媒体报道称科大讯飞是一家“打着高科技幌子的房地产公司”。科大讯飞10月15日下午对证券时报做出回应:科大讯飞成立近二十年,从未有过房地产开发销售。科大讯飞董秘办负责人表示,近年来,科大讯飞积极加大市场渠道的投入和各地营销平台的建设,在省外各地设立分子公司主要是为了更好的进行渠道建设、本地化的服务和管理,以及更好的在地方推动人工智能的新业务应用。

1984.11-1989.01 共青团新疆大学委员会副书记1989.01-1992.01 共青团新疆大学委员会书记(1986.09-1989.07 中央党校培训部研究生班学习)1992.01-1992.06 新疆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1992.06-1993.09 新疆大学党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

此外,公司销售费用也从上年同期的1亿元增长到1.29亿元,同比增长27.82%,接近三成。林雨斌解释称,“上半年销售费用增加主要体现在人员费用的增长,员工薪资水平的提升是一部分原因;另外,市场宣传费用、差旅费用等也有不同程度的增加。下半年将继续通过管理,控制费用的增长。”

“科大讯飞在各地成立分子公司原则上不拿地,以避免形成过重的资产,除非在当地有较大的区域研发中心的布局”。科大讯飞表示,目前,科大讯飞在省外的分子公司中,仅在天津(2014年,30亩)、广州(2016年,面积6.78亩)取得了土地,从用地规模可以看出,上述土地都是为了满足公司在当地的研发需求,根本没有利用土地进行资产运作的考虑。

随机推荐